MENXPAT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八章 奶:婚姻有價錢?

1 year ago

上回提要:阿奶的爺爺突然從外地回港,給阿奶一個surprise。 阿奶為了不讓爺爺知道自己失業及購入蟹貨一事,便悄悄向阿朱求救,希望對方可以假裝成自己的同居女友。

「豬豬,你昨晚有沒有抱著爺爺睡呀?」阿朱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給你嚇死了!」我倒抽一口涼氣,「爺爺還在睡,你叫我『豬豬』、『Darling』,我也不會給錢你的!」

「玩玩而已,」她收拾著沙發上的被子,「你那麼早起來幹嘛?找到工作了嗎?」

「我朋友做Wedding Planner的,他今天有婚禮,找我幫手拍照。」

「你懂拍照的嗎?」

「興趣來的,又有錢賺,所以試試看囉!」

「哇!你用別人的婚禮來試?那對新人好倒楣呀!」

「Bill Gates說過,在你最感興趣的事上,隱藏著人生秘密嘛!我可能從此轉行,成為婚禮攝影師呢!」

「這好像我跟你說的喎!」她帶著鄙夷地說。

「又不是全世界只得你懂Bill Gates的!」我瞧了她一眼。

她沒氣再說了,轉了話題問: 「今天不是你爺爺生日,要跟他慶祝嗎?」

「今天的新人擺下午的Cocktail 而已,晚上就可以回來接爺爺去吃飯。」我向阿朱報以一個懇求的眼神:「一場同屋主,麻煩你先幫助照顧著爺爺,好嗎?」

「當然可以!」她出奇爽快地一口答應了,「他早已當我是孫新抱!」

「若我發現你有任何騙他的錢的意圖,我就回來殺了你!」我警告地說!

「你現在算是求我還是恐嚇我?」她囂張地道。

我只好死死氣地嚷道:「總而言之,我做完工作就立即回來!」

婚禮是在一間酒店的空中花園中舉行,嫩綠的人工草地上放著一個個的白色的帳篷。帳篷下有些放著各式飲料、甜品,有些放著新人兒時的照片,給賓客欣賞。

在最大的帳篷下,設有幾個台階,台階上最高處放著個被鮮花包裹著的講台。剛剛牧師就是站在這個講台上為一對新人訂下一生一世的承諾。

講台前,舖著一條長長的紅地毯,兩旁整齊地排列著白色的椅子,地毯一直連綿到蝦肉色的圓拱門前。一堆堆叫不出名字來的小花堆砌出的圓拱門,附近有一部吹泡機不停地噴出大大小小的泡泡,在陽光低下閃閃發亮。拱門的正前方的左手邊,放著一對新人的婚紗照。在金色精緻雕刻的木框上,二人緊緊地相擁著,好不甜蜜。
要是我跟靜也有這樣的一個婚禮多好!

「阿奶,我看過你剛才拍的照片,不錯呀!」是次婚禮的Wedding Planner 阿聰拿著幾張剛打印出來的照片走過來說,他細細的踏前一步,細聲說:「都說了,這種婚禮攝影,要求不是那麼高,只要能夠討到那對新人的歡心就可以了!」

我們的眼神不其然地轉向正趕到新娘房更衣的新娘子。她吃力地提著裙擺,粗魯用力地踏著走。

「最重要是你覺得可以嘛!」我苦笑道,「沒想到這種只弄下午的Wedding也不簡單,又航拍、又借了吹泡泡機,新人們還換了3、4套衣服耶!這加起來,不少錢吧!」

「是的呀!新郎說『人一世,物一世』,什麼都可以省,就娶老婆不可省,他不想給人覺得老婆跟了他是種委屈。」我們又自然而然地把目光投向正跟兄弟喝著香濱的新郎,「雖然說,結婚不是講錢,但說真的,有錢搞婚禮的,怎樣都有面子一點,浪漫的東西都是有錢『易辦事』,你這種有女朋友的,都應該明吧!」

這時新郎向阿聰招手,話音未落,他趕緊跑過去幫忙。

我反覆掂量著阿聰的話,「人一世、物一世」,要個女人嫁給自己,當然要她嫁得風風光光。不過阿靜,她並不是那麼「港女」,她應該不怎麼介意這些吧!

但看著到來的女客賓羨慕的表情,我明白,女人,哪個不想有個童話婚禮呢!

唉!我真的好沒用!什麼時候才可以賺多點錢娶老婆呢?

這對新人邀請的賓客不多,大多是差不多年紀的朋友,因此大家都十分識相地待到差不多時候,跟主人家拍多一兩張照就離開了。酒店也順利地準時收回場地,我們也準時下班離開。
阿朱帶了爺爺出來,這麼多年,他還是想回去我們小時常常光顧的大排檔吃生日飯。

在這舖價騰飛的環境下,沒想到這個大排檔還能做支持著,味道還是和從前一樣。 我們三個都食得特別開懷。

阿朱還不斷地向爺爺大獻欣勤地問: 「豬豬說你最喜歡吃魚,那就多吃點魚吧!」

見爺爺咯咯地應著,我也不打算多說什麼。

一回到家,阿朱就趁著爺爺進了房間,立即故態復萌地說:「今晚叫了豬豬7次!」

剛好,爺爺拿著睡衣,從睡房走出來,笑嘻嘻道: 「哎呀!你們常常說悄悄話,爺爺知道自己是電燈泡了!讓你們自己温馨啦,我先去洗澡!」

我尷尬地否應著。

阿朱待爺爺一步入浴室伸出手說:「豬豬7次,盛惠350塊!」

「7次,7次,『7級豬』就有!」我用力拍了一下阿朱的手。

「欵!你不可以過河拆橋!你信不信我……」她把手縮回去,揉著。

這讓我注意到她的手鐲,我大叫:「不要動!」

阿朱動作把凝結住,一臉驚恐問:「什麼事了?有老鼠?在哪?」

「就在我面前!」我一手捉住她的手臂,「你以為你穿了外套,我就見不到嗎?你這手鐲怎樣來的?」

她用力地掙脫著,叫道:「你那麼大手地捉住我幹什麼?那是你爺爺送給我的!」

「我爺爺無緣無故的幹嘛送這玉手鐲給你?他習慣送人東西都送金的,你是不是偷他東西?」

「白痴嗎?哪有人偷了東西還在物主面前戴著呢?你聰明點行不?是你爺爺說要送給孫新抱的結婚禮物來的!」

「你又不是我女友,這樣是騙老人家錢啦!」

「那好吧,那我去跟你爺爺說對不起,說我是一隻『假猩猩』,我根本不是你女朋友囉!」她用手指揉著玉鐲。

「你…」看到她那麼囂張的表情,我氣得說不出話來。

爺爺突然從浴室出來問:「你們幹嘛那麼吵呀?」

「沒事呀,爺爺!你不是在洗澡嗎?」我裝作沒事發生一樣。

「沒有啦,我想起忘了跟你說,香港這層樓,我先不賣啦!你們看一下打算結婚後會不會搬進去住,還是想快點供完這層樓,就拿去做按揭吧!」

阿朱開心地大叫: 「真的嗎?」

她一定不知道跟爺爺說了什麼,我瞅著她,她裝作沒事地避開了我眼神。
<續>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