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XPAT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九章 朱:曾經的太古城

1 year ago

上回提要:因為阿朱偷偷將阿奶失業處境告知爺爺,爺爺思前想後決定將原本想奉獻予教會的樓宇轉贈乖孫,阿奶不明所以,但知道一定是阿朱幹的好事。這一切其實都盡在阿朱計劃之中?

天無絕人之路!據說上天關了一扇門,就會開另一扇門予你,看來阿奶爺爺就是那扇為我們而開的大門了。憑他看著阿奶那雙慈祥的眼眸,我知道他一定不會忍心自己的孫兒被生活節磨。如果我令他知道阿奶現在的困境,他應該會自動出手幫忙。我現在好歹表面上跟阿奶也是情侶關係,怎樣也能從中滔點油水吧?而且,爺爺看來也頗喜歡我,就趁這段時間讓我跟爺爺打好關係,等時機適合就跟爺爺上契!聽說不少契爺也會關照契女的,那我就不用擔心往後我供不起唐七樓,失去我那份業權。

事不宜遲,趁著阿奶一早外出當婚禮攝影師時,我當然要先發制人,控制大局。

「爺爺,爺爺!你起床了沒?」

隔著房門立刻傳來了拖鞋在地板上移動的聲音。 不消一會,房門打開,出現了精神奕奕的一張臉。

「Good Morning!我剛起床了。乖孫呢?他上班了嗎?」

「對!對!他上班了。不過,放心,我今天放假,可以整天陪著你。呀!爺爺,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Happy Birthday!你想去哪裡?是不是好miss那些chinese food呢?不如我先跟你去飲茶吧!」
「好,好,阿朱真是乖巧。」 爺爺眉開眼笑地不住點頭。似乎十分滿意我這個「準孫新抱」的安排。

*****************************

「爺爺,你還想吃甚麼點心?我幫你再點。」

「不用了,你已叫了一桌子的點心啦,你也多吃點吧!你看你多瘦骨嶙峋,人家會以為我們周家待薄你。結婚的時候,說不定龍鳳鐲都戴不穩跌下來呢,哈哈!」

爺爺瞇起那雙和阿奶一樣炯炯有神的眼睛,邊笑邊把點心夾進了我的碗中。

「嗯⋯⋯其實遲點我們結婚,我不想搞得太隆重,簡簡單單就好了!因為我不想阿奶……為了跟我結婚而太辛苦。他⋯⋯他⋯⋯」我欲言又止地等待著爺爺追問下去。

「為甚麼結結巴巴似的,有甚麼事嗎?Come On,我不會跟阿奶說的。」

「其實⋯⋯其實⋯⋯」

「來吧,勇敢點,說出來!」爺爺與我預期中的反應一樣,催促著我把事情說清。

「那⋯⋯我說了⋯⋯他失業了!」

「吓?甚麼時候的事?為甚麼從沒聽他提起過的?那他那麼早出門幹甚麼?」爺爺緊張地追問著,暫時劇情一如我所料地上演著。

「他當然是不想你擔心才沒有提起,而且男人嘛,少不免都是自尊心較強!」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在那一秒間組織了一下要講的內容。

「他為了供我們這層樓,其實經濟壓力不少,但公司又突然要節流裁員,他又不想我辛苦,於是就找來了幾份兼職來做。我見他每天勞碌奔波著,也好心痛⋯⋯」

「我們中國人最重要頭上有片瓦,腳下有塊地,加上你們都快要成家了,樓當然一定要買的!不過,你們現在住的地方未免破舊了點吧,牆紙剝落,電線又跑出來,連升降機都沒有,既然都是供來自住,為甚麼不買一間四正一點的呢?」

「香港怎會沒人想買層好點的樓?爺爺,只要你到地產鋪頭走一轉,你便明白現在香港的樓,真不是給香港人買的。普普通通的上車盤動輒都要四、五百萬,分分鐘還要窗台比房間還要大。舊樓水喉會生鏽、新樓水喉就有鉛毒,真是惱人。我們怎會不知道唐七樓那裡問題多多,但勝在夠便宜嘛。所以,我和阿奶打算先上車,一邊供著一邊等,等有能力了,就換個好點的環境。怎知道,現在連供我們這個爛地方也出問題了,根本不必奢望將來可以⋯⋯」

「爺爺真的脫節了,不清楚你們現在香港年青人的苦況。別擔心,年輕人只要肯捱就好了。」

捱?爺爺你難不成想袖手旁觀?那是你的寶貝孫呀。

「不過,萬大事有爺爺在。不要皺著眉頭啦,先吃東西,來,吃多點。」

「好。那不如叫多一籠燒賣。」

哈哈,差點把我嚇壞,以為動之以情這一著派不上用場。幸好最後有「萬大事有爺爺在」這一句鎮著,真是可以放心叫多點點心慶祝了。

沒想到一出手,爺爺當晚就已經決定好要把原本捐予教會的那層樓轉到阿奶名下,還說我們可以先拿去按揭應急呢!

當時力裝鎮定的我偷偷在旁觀察著阿奶的反應,見他聽過爺爺的說話後,先是一陣愕然,然後轉身向著我怒目而視。之後,他就只跟爺爺說了一句容後再談就安撫了爺爺上床,然後納悶地走上了天台。他會不會知道是我在從中作梗?不對,我沒有從中作梗,我只是從中說項,是在做好事,為他好呀!
*****************************
「一個人在夜蘭人靜的時候站在天台上,別人會以為你看不開的!」我攝手攝腳地走到了天台,在他身後開玩笑地問。
他頭也不回地只發出了「嗯」的一聲。

「橫豎我未有睡意,就讓我來陪你一下嘛!放心,不收費的!」

大概阿奶的反應與我想像的有太大落差,他大概猜得到是我把他失業的事告訴爺爺,但似乎不打算追究。

「錢是不是真的好重要呢?」阿奶突然向著天空大嚷。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呀!你怕別人說你不中用,要靠阿爺幫!可是現在這個社會隨處都是『成功需父幹』的例子。那你爺爺是你爸爸的爸爸,雖然隔了一代,但也是差不多呀!」

「這個年代,香港的樓市就好像我們這個『唐七太空站』一樣,完全離地,完全不合邏輯!只是講住屋這一環,根本就是人生存最基本的東西之一,但為何不論我們怎努力,都追不上樓價上升的幅度?我真的不想靠阿爺,因為我沒用,搞到爺爺幾廿歲人都要拿自己層樓出來幫個孫!我覺得我真的好失敗!」

「周栢奶!從這裡看出去,你能找到多少個年輕人是靠自己上車的?」

我手指由左至右指向天台對面一幢幢有新有舊的樓宇說。

「這裡……有人嗎?」

「就是沒有!你做孫的,拿爺爺的錢來應急,在這年代是絕對合乎道德的!放眼整個香港,不要說上車,不知多少成功人士都是靠食阿爺所建立的!這年頭還有多少人有能力白手興家呢?就算你肯白手興家,時代步伐都不同了,甚麼都要快,機會要溜走是彈指之間的事,誰還會等你成功白手興家的那一天?況且,我不明白,捐給你,跟捐給教會都是『捐』呀!你知嘛,你有個阿爺幫已經很幸福了。看看我,我不單沒父蔭,也沒人跑出來說要幫助我,相反,我還倒過來幫助他們咧!」

聽到我這樣說,阿奶終於一臉疑惑地轉頭向我。

「有甚麼奇怪?我家境原本不俗,一家三口住在太古城,是實用都有千多呎的大單位。那時從窗戶看出去可是無敵大海景呢!而且我們算是有車,有樓,有收入的真中產,不是那些閒時喝喝咖啡、看一下法國電影就叫自己是中產那些!」

看到阿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時候,實在心中有氣,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情況來做個比較,好讓他做出明智決定。

「不過,有一天,爸爸回家跟我和媽說他生意失敗了,要把送予我阿媽名下的太古城賣掉套現。想不到,最後還不夠還債。自此,我老爸就只顧整天在外買醉,回家就纏著我媽問她的私房錢在哪,我媽不說他就把我們又打又罵⋯⋯」

想起此情此景,我的鼻子一酸,聲音不受控地帶點抖震。阿奶被我的反應嚇得有點不知所措,愣住了,不知應如何應對。

我深深呼了一口氣,淚水成功地被屏住了,乾笑了一聲:「哈!就這樣,一夜之間,好像突然甚麼都沒有了!」

的確,從爸爸回來說生意失敗的那天開始,我自以為是幸福的小天地就頃刻崩塌了。我瞅一瞅阿奶,只見他低頭不語。

「不過終有一天,我阿朱一定會靠自己買回太古城那層樓,找回自己的家!哈哈哈⋯⋯」我清了清喉嚨,學阿奶剛才一樣放聲大叫。

阿奶抬起頭,跟著我傻笑著:「哈,太古城現在會不會太貴了?還要是面海的單位呢!我就簡單一點,女朋友喜歡她家對面那個『頤豪峰』,貪那裡近她家人,閒時也可痴痴餐嘛。而且那裡有個小型會所,所屬校網好像也不錯,以後有小孩子也方便找學校讀書。」

「『頤豪峰』?這樓盤名字聽起上來不錯啊!」

「對!我女朋友就是喜歡它的名字聽起來夠氣派。雖然只是街景,但那邊望出去還算開揚,有些單位還有少少園林景觀。而且它的Club House看起來也挺豪華的!你知道嘛,其實我一直幻想著將來的家,模擬著房屋的間隔砌了一個dream house模型,連阿靜也沒有看過,一會兒給你開開眼界吧!」

「好呀,怪不得基仔會找你幫他公司砌樓盤模型,原來訓練有素。不過你好像常將女朋友的意見掛在口邊,其實你自己是怎樣想的?」

「我嗎?還挺喜歡的。其實只要跟最愛一起住,住在哪裡都沒相干。」

唉!還真是痴情漢子,我想如果他女朋友說想搬去火星,他還真會到NASA詢問。

阿奶頓了一頓,又接著說:「她家附近的『栢天居』也不錯,沒有了會所設施,樓價應該可以再便宜些。」

「信我!」我沒有預警地用力拍了阿奶的背一下,「等這裡收購或高價放出,賺到第一桶金後,我們自不然可以再買樓,樓換樓。不消多久,我和你就可以達成我們各自的願望!學你老友基仔常說,『朱奶精神』,一定得,是不是?」

他天真地向著我笑著點頭,也終於站起身子回去唐七樓,而我總算功成身退,希望我的計劃會成功,保得住這小小的唐七太空站吧。

《續》

《唐七太空站》小說將會於書展首賣,請多多支持。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