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XPAT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十章 朱:計劃失敗

1 year ago

上回提要:阿奶與阿朱在唐七天台上互訴心事,阿奶說出一路以來女友對自己的期望以及自己承受著的壓力。阿朱開解他有一個可以幫忙的爺爺已經很幸福,逐說出自己為何終極的目標是要買太古城,背後原來是另一個故事。

縱然昨晚從天台返回屋內已是凌晨一時多,但阿奶還是興致勃勃把他提過的dream house模型拿出來,滔滔不絕地跟我討論他的設計,一談就是兩個小時。本來我已經把鬧鐘關掉,打算睡到自然醒。結果卻是天剛亮就聽到廁所內傳來梳洗的聲音,朦朧間還聽到阿奶和爺爺斷斷續續的對話,吵得讓人睡不回去。

「阿奶,你換好衣服了沒有?我們不要遲到,讓律師等待就不太好了!」

律師?聽到律師二字,本來還未完全清醒的腦筋霎時接通了大腦的中樞神經,立時推斷到阿奶和爺爺應該是到律師樓簽字。

「早安,爺爺!你們那麼早就出去嗎?」

「阿朱,你也起床了?那快點去換衣服,跟我們一起去律師樓吧!我約了律師先生把手續辦妥,把我之前提過的那層樓轉到阿奶名下,免得夜長夢多。」

「哦!好呀!去完律師樓,我們再去喝茶,吃Chinese Food。」
確認了目的地是去律師樓後,我立刻精神抖擻,歡天喜地跑進廁所梳洗,心想阿奶真是愚子可教也,終於都肯接受爺爺的好意了。不枉昨晚我錯失了那對全城熱搶的新藍球鞋開賣時間,上了天台開解他。沒有了一對球鞋炒賣,但換來了一層樓,怎也是除笨有精,化算,化算。

雖然爺爺那層樓不是轉贈給我,但起碼現在供樓這一大問題已經不成問題。如果我真的供不起,以阿奶的性格也不會眼白白看著唐七樓要賤價出售。而且,阿奶有痛腳在我手,我現在好歹也是掛著「女友」的銜頭,萬事也可有商有量。看來,開解阿奶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阿奶沒反對我同行,只是一路上他都沒有多言,只得我和爺爺七嘴八舌地討論一會兒上哪間茶樓好。直至踏入律師樓一刻,阿奶明顯地坐立不安起上來,不斷重覆看著手錶,然後就是牆上的時鐘。就這樣看手錶,看時鐘,看手錶,看時鐘重覆了好幾十回,彷彿兩邊的分針時針在上演一場競賽一樣。

就在阿奶的目光再次停留在牆上的時鐘時,終於,又是上次那不斷強調有結婚離婚一條龍服務的那個律師,拿著一大疊文件進來。認出是我們後,他又立刻用跟上次沒兩樣的韻調,輕快地說:「兩位好,又是我陳律師!呀,今次仲多了位Uncle呢!」

他翻了翻手上的合約,恍然大悟道:「對,今次是物業轉讓!那就先讓我為大家簡介一下這份合約內容吧!」

律師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氣:「業主,也就是周景輝先生,準承讓人,周栢禮先生,本物業是根據《印花稅條例》第29AL 條所指的住宅物業。業主同意根據本協議條款轉讓本物業與準承讓人⋯⋯」
跟上次沒兩樣,聽似專業的聲線卻是完全令人不堪入耳。但不同的是這次阿奶沒有和我交換眼神,而是低著頭定了神,彷似完全與世隔絕。反而是爺爺顯得滿焦急的,不耐煩地打斷了律師先生的話:「不用說那麼多了,反正我也搞不清楚律師先生你所說的。總而言之,我現在要把自己那層樓轉到我孫子的名下,告訴我在哪個位置簽名就可以了,不用那麼麻煩。」

律師趕急說上必須要說的就唯唯諾諾地翻了翻合約,放到爺爺跟前,再用手指示意簽名的位置,爺爺大筆一揮就果斷地簽了名。
而阿奶仍是低著頭發呆,像被點了穴般動也不動。

這次輪到律師焦急起來了:「周生,小周生,到你了!只要你一簽,這層樓就是你的!」

爺爺好像也察覺到阿奶有甚麼不對勁,湊上一嘴:「乖孫,幹嗎呆呆地看著那份合約?是不是有甚麼問題?」

我也開始按捺不住:「阿奶,到你簽名了,你聽到嗎?」

「爺爺!」阿奶終於緩緩地抬起頭,怔怔地看著爺爺:「我……不可以簽的!」

「為甚麼?」差不多同一時間,爺爺,律師先生和我一起吐出了同一個問號。

「如果我簽了,其他人就會…… 不是!是我也會看不起我自己!你常教我做人要飲水思源,而且你不是說過,你跟嫲嫲一直以來的心願不就是希望可以奉獻這層樓,報答從前幫助你們的那家教會嗎?如果因為我而令爺爺嫲嫲你們失信了,我覺得實在枉為你們的孫子。雖然我現在是失業了,又無緣無故地買了層舊樓,坦白說再這樣下去連供樓、吃飯都可能有困難。但……我還是不想靠人,我想用自己的力量!」

阿奶說罷,一手拿起合約,把它撕成兩邊。在合約散落的一刻,我看見了阿奶的眼神裡有著少有的堅定,至少由我認識他以來都沒有見過他這麼堅定過。

爺爺聽罷眼泛淚光,默默在嘴邊輕喚著乖孫乖孫。

阿奶接著道:「爺爺,你想賣樓也好,捐給教會也好,你想怎樣做就怎樣做吧!我現在還有些積蓄,而且朋友也介紹了我去做攝影、砌樓盤模型等等散工,生活還算可以的,而且全部都是我喜歡的工作呀!」

阿奶帶笑的眼睛不夠半秒又垂下了眼簾,搔一搔自己的頸背道:
「還有⋯⋯對不起⋯⋯是我騙你⋯⋯我跟阿朱其實不是⋯⋯」

「不是準備結婚!」我像小學校際常識問答比賽的參賽者般擔答,反應奇快地接替阿奶那句還未說完的句子。

「我們其實沒計劃那麼快結緍……因為……我們打算慢慢儲錢,到有能力時再辦我們的 Dream Wedding!」

爺爺雙手掩著面但仍難擋他失望的神情。

阿奶剛才一腔熱血的勁度隨著看到爺爺的反應後全消失了,不知所措地輕輕撫著爺爺的肩膀。

爺爺抺去眼角的淚水,哽咽說:「嗯⋯⋯不要緊⋯⋯不要緊,爺爺明白的!我是基督徒,I believe in miracle!主總有安排,多難走的路也一定可以跨過。爺爺見到乖孫你終於長大了,學會了承擔,有點感觸而已。沒事,沒事。」

律師不知從哪來找來了一盒面紙,我連忙抽了一張,遞給拭著鼻的爺爺。

怎料,爺爺突然抬起頭,雙眼紅紅地望著我:「阿朱是個好女生,乖孫跟你在一起,我就放心多了!」然後,他像電視劇那些橋段,硬把我的手塞進阿奶的:
「來吧,乖孫!你懂得著我去實踐我的計劃,那你也快實踐你的,不要讓人家等那麼久啦!」

爺爺瞇著眼,看看阿奶又看著我,笑了。我當下也只能陪著笑,可是心頭還是戰戰兢兢,生怕阿奶又想將我們的關係和盤托出,那就沒有後路了。

阿奶再次露出罕有堅定的眼神,緊握著拳頭道:「知道了!我會加油!」

「啊!律師先生,那就麻煩你給我弄一張新的合約,轉讓給『道路教會』,我跟再約個時間上來處理。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了!」

聽到生意又回來了,原本笑容彊硬的律師舒了一口氣,點點頭表示明白。接著又開始向我跟阿奶這邊推銷道: 「小周生,你跟女朋友打算結婚嗎?記得要光顧我們的婚姻監禮人服務,到時候離婚可以打折的!」

我跟阿奶見怪不怪地苦笑了一下。爺爺聽著,給了他一個白眼,可是律師先生仍是窮追不捨地隨著我們走到門口,遞上了卡片。這位律師先生看來比我還懂做生意,還是現在連律師樓的生意也那麼不景氣?

腳一踏出律師樓,爺爺就說反正出來了,就照原定計劃到附近的茶樓吃點東西。我和阿奶附和著爺爺,若無其事又心不在焉地走向茶樓。就在滿滿的一桌子點心前,爺爺打破沈默,說出了一個不知是好還是壞的消息。

「其實我早買了今晚的機票,打算今天一完成了樓宇轉讓手續就和一些老朋友回鄉下遊山玩水一番。」

「回鄉下?怎麼之前沒聽你提起過的?」阿奶緊張地追問。

「我老人家沒記性,都沒記起行程,是老朋友在我生日那天打來提醒我才記得。哈哈,所以我才急著約律師簽紙,免得夜長夢多,你和阿朱又可以快點解決供樓那邊的問題。怎料現在……也好,讓你倆好好計劃一下接下來怎辦,不用分心照顧我嘛。」

「爺爺,那你會去多久?其實你想住下來也沒問題的,不會麻煩到我們呀!」我一派賢淑的口吻叫爺爺留下。

原本我還樂觀的想著「留得阿爺在,哪怕沒柴燒」,但如果爺爺一走,我就更難說服阿奶了。

「阿朱乖!原本我只是去三兩天,但想起來我也很久沒回鄉下,很多鄉下的老朋友都想探望一下,所以會留多一陣子。之後,我就回來簽約,到教會那裡交待一下,然後就回加拿大,等你們的好消息。」

回加拿大?我的心一沈,心想跟他老人家相處的機會沒有了,那契爺契女之算盤也沒法打響。

「爺爺,你是刻意離開,好不加重我的壓力吧?」阿奶眼泛淚光的
道。

「橫豎我在這裡也幫不上忙,那不如給一點空間給你們,我相信乖孫你可以自己解決問題的,但當然,如果你需要爺爺,爺爺都會立刻回來。記著,我們住在不同的地方,但永遠都是一家人啊!」

「多謝爺爺。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不會令你失望。」
看著他兩爺孫「爺慈子孝」的模樣,我慾哭無淚,只得將點心送進嘴裡。
*****************************
回家替爺爺收拾了行裝,安頓他上了的士後已看不見日光。正以為終於可以休息一下的時候,阿奶說想一個人靜一下,四處閒逛。但,我的罪疚感又不知從哪裡竄出來,於是就提議不如一起到附近的公園散一散步。阿奶沒有反對,不發一言,徑自走到公園對面的便行店,出來的時候就是捧著一大袋啤酒。

唐七樓附近有一個小公園,平時人煙罕至,到了晚上反而有數個露宿者各自雄據著長凳上。我們選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阿奶一聲不響地把啤酒一支一支地灌下肚中,而我只是默默地在想接下來還有甚麼方法,好不好再勸一下阿奶接受爺爺的好意。
正當想開口之際,阿奶在一旁撥弄著喝光的啤酒瓶,喃喃自語:「人都長那麼大了,我還要爺爺擔心我,你說我羞不羞愧……羞不羞愧……」

趁約還未簽,我決定再力挽狂瀾,說服阿奶臨崖勒馬。

「對,很羞愧!最羞愧就是你啦!你這麼大一個人,還像那些「夜青」一樣窩在公園裡頭喝酒。拜託你,要喝我就陪你上酒吧喝嘛!別人路過都在看著我們喇!」

「沒有錢嘛!那有錢呀!」阿奶錯手一揮,把幾個啤酒瓶揮到地上,嘩啦一聲敲到地上就碎了。

「你現在這副鬼樣,有錢你都不懂要啦!你再想一想,爺爺都是為你好。我們不用把爺爺的樓賣走,只要拿去做按揭,再租出去,已夠你安頓生活。到唐七樓有人收購,你就可以連本帶利還給你爺爺。」

我苦口婆心地將形勢說出來後,四周又回復一片寂靜。

「你有聽到我說甚麼嗎,周柏奶?」

「啪嚓…」

又是啤酒瓶摔碎滾動的聲音,回頭一看,只見到阿奶蹲在一旁,呆呆地指著那堆啤酒瓶碎片說:「咦,你覺不覺得打碎了的玻璃碎比平時看到的玻璃形態更美?不如我們用十五分鐘蹲在這裡欣賞吧!」

雖然公園內的人煙稀少,但公園外的行人路還是不時有行人經過。打破酒樽的聲音立時引來了一些途人的注視,有人更走近了公園的入口探頭張望。

我不耐煩道:「有甚麼好看?」

我一手拉起阿奶,怎料他竟用力摔開我的手:
「甚麼?連你也看不起我吧?我知道的!牛奶味不爭氣嘛⋯⋯ 還有,你今早為甚麼不讓我跟爺爺開口,說清楚我倆其實甚麼關係也沒有?」

「哇噻!爺爺聽到你不要那層樓,要靠自己的時候,你有看到他的眼睛瞪得多大,神情有多失望嗎?你怎可以一來就告訴他所有事都是假的?就算老人家沒有心臟病也不能一日承受那麼多驚嚇呀!」

阿奶聽著竟像小孩子般哇啦哇啦的大哭起來:「嗚⋯⋯我知是我不好!我對不起爺爺,對不起女朋友,對不起你,對不起媽媽,對不起爸爸,我要跟爺爺道歉⋯⋯」

《續》
《唐七太空站》小說將會於書展首賣,請多多支持。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