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人一生之中,總會遇到幾個影響你一生的老師。呵護備至溫柔細心的幼稚園老師、循循善誘賞罰分明的小學老師、極度嚴厲卻是良師益友的中學老師。就算職場之上,也總會有幾位與你亦師亦友的上司良伴。人生不同階段遇上的啟蒙老師,似乎都是一些年紀稍長、閱歷豐富的前輩,你有沒有遇過一位剛剛大學畢業,剛踏進社會成為職場新鮮人,卻已經桃李滿門的老師呢? 筆者遇過,她就是我的 90 後刺繡老師:小蓮婆婆。

90後的小蓮婆婆是位刺繡老師,她的學生年齡層廣泛,由年青人到中年婦女都是她的學生。學生在課堂中學習刺繡知識,而作為老師的小蓮婆婆也在課堂中學習。既是老師,也是學生,究竟這位小蓮老師,學到什麼?

剛剛大學畢業,90後的刺繡老師 Shirley 有一個相當攪怪的稱號「小蓮婆婆」,一個讓每個人也好奇的名字。「因為英文名叫 Shirley,小學時已經被同學改花名做小蓮,那就是 Shirley 的諧音。我本身行動很慢,加上經常駝背,就如一個老婆婆,所以有小蓮婆婆的稱號。」樂天地接受自己被改花名,不抗拒面對自己的缺點,就是如此不理別人眼光的性格,成為這位年輕婆婆自學成師的推力。

「我從小愛手作,小時侯 D.I.Y不織布、羊毛氈公仔。大學時代,眼見同學的一些花材刺繡,覺得好看又精緻,便開始在網上看 YouTube 自學,學會了基本針步後,便用自己方法創作不同的刺繡作品。第一個刺繡作品是繡有三隻眼睛的布袋,自用,可惜已經遺失。」在布袋繡上三隻眼,然後自用,可見小蓮婆婆的風格,比一般唯美的花材刺繡完全不同,不是清新花草與西洋書法,埋首苦繡的卻是古怪三眼、雙黃荷包煎蛋、有腳香蕉人…… 「我堅持原創,只會繡自己喜歡的作品,不想被傳統制肘。」這份對原創的堅持,攪怪的個人風格成功地殺出一條血路,開始被外界認識。

初期的小蓮婆婆,會在 JCCAC 等手作市集,擺檔販賣刺繡作品,也會透過社交平台接訂單,與無數手作人一樣,把自己一針一線完成的寶貝賣給知音人。手作市集之後,慢慢被人認識,亦有媒體邀請接受訪問,訂單愈來愈多,「一人手作,一雙手可接的訂單始終有限,怕自己為做而做,失去對刺繡的熱情。機緣巧合之下,有位朋友邀請我去遊樂場協會教班,便開始了我的教班人生。」告別人來人往的手作市集,走進只有數十人的課室,想不到遇到更多人,更多故事。

作為一個從來沒有拜師學藝的自學者,要背起老師身份,教授從 YouTube 與書本所學的知識,似乎有點荒唐兒嬉。「教班之初,的確會擔心有人會質疑我,不過我認為會報名的學生,都是喜歡我的個人風格,而不是要學一些好傳統好正規的刺繡,這是我與其他刺繡老師的分別。」筆者作為她的學生,回想當初報名的時候,都沒有考慮過「師資」的問題,一心覺得小蓮的作品相當特別,攪鬼可愛,就報名。感覺就好像是跟媽媽學烹飪,你不會計較媽媽廚藝師承何處,只覺得口味對了,就會用心去學。

課堂上,學生們埋首向小蓮學習基本步,而小蓮也在教授過程中學習,她學到的,是改變一生,花錢也學不到的生活處世之道。「我自少就很沉默寡言,喜歡獨處,可以足不出戶,專心畫畫,你可以說是自閉。」就算讀書時代,小蓮也不愛說話,不懂表達自己。遇上刺繡,卻令一個不善辭令的小女生,打開與人溝通的大門。「手作市集裡,很多人對你的作品有興趣,會問你很多問題。有些手作人會選擇繼續低頭苦幹,好像築起一道拒人於千里的牆。雖然我也不習慣面對人群,但硬著頭皮接受,慢慢開始享受這種交流,把創作背後的故事介紹給大眾,原來意義比成功賣出一件作品更大。」

衝破心理關口,打開溝通之門踏進人群之後,又有另一個挑戰等待這位成長中的女生。始終,市集中的溝通是被動的,別人問小蓮答,而化身老師,在一群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中教授知識,主導的角色挑戰更大。「記得我當初教班的時候,面紅、出汗、心跳加速,感覺很緊張,愈想炒熱氣氛,氣氛就愈尷尬。」但這個世界有種技能叫熟能生巧,當初的緊張與尷尬感覺慢慢被沖淡。經過一年的教班人生,那個害羞的女生,終於可以在人群中獨當一面,是時間叫她成長,也是刺繡叫她長大。「由從前的自閉,到現在享受與人溝通,是刺繡帶給我最大的改變。如今的我,可以與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人自在對話。記得我曾經教過一群 50- 60 歲的婦女,一開始時她們都自嘲一把年紀,視力不佳連穿針引線都有問題,但經過反復練習,她們成功完成作品,更感觸地說沒想過自己一把年紀也可以學會一門手藝,令我相當感動。我愛上這種交流,並且樂在其中。」表面上,小蓮婆婆教刺繡,但原來刺繡卻教會她更多的事,與刺繡相遇,令她走出自我封閉,換上一個更平易近人更討喜的性格,相信這個改變,會為她的人生迎來更多意想不到的驚喜。

筆者就是那群在遊樂場協會見過她面紅出汗的學生之一。記得當時老師不只面紅出汗,聲音也緊張得顫抖,她說話不多,簡單介紹幾句就叫同學各自練習,寧願再走到每個同學身邊逐一講解,就像在逃避面對人群。一年之後,我眼前的老師雖然仍然擁有小女生的嬌羞,但已經可以在鏡頭面前神態自若地接受訪問,擺出各種表情。一年,讓一個女生完全脫變成長,2018年這一年中,你也同樣的成長,還是仍然原地踏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