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推開寫真雜貨店的木門,穿越了時代,店裡瀰漫著神秘優雅的氣氛,昏黃的燈光和木質裝潢,各式各樣的菲林相機 、生活器具 、懷舊火機 、中古手錶 、古董雜貨整齊排放,和諧有序,陳列出復古美感。隨著點唱機的歌曲奏起,兩位店主 Nathan 和 Bella 慢慢細訴蒐集古董好物的堅持以及每件物件盛載著的溫暖故事。

時光一去不返,但回憶可以留住。寫真雜貨店的店主 Nathan 和 Bella 偏愛陳年舊物,拒絕迎合潮流,選擇以收藏和分享的方式留住時間的速度,以翻新和維修去延續舊物的靈魂,重現昔日美好的年代。除了菲林相機、生活器具、古董雜貨的買賣,寫真雜貨店經營的是一種浪漫的懷舊美學。

寫真雜貨店位於葵芳的工廈,室內裝潢參照日本的舊式喫茶室,而店鋪對面則是地道港式的工廈飯堂,一條走廊之隔,有如平行時空裡的兩個空間。時間一去不復返,以為回味舊時代風光的只是飽歷風霜的中年人,但寫真雜貨店的店主卻是一對年輕情侶 Nathan 和 Bella,二人對陳年舊物情有獨鍾,心裡嚮往舊年代的美好。

兩人以廣告後期作為正職,同時經營寫真雜貨店。 Nathan 熱愛攝影,也因而收藏了 700 多部相機,而 Bella 則喜愛四處遊歷,鍾情生活器具。他們喜歡到日本的古董市集尋寶,入手的好物大多產自昭和時期。他們笑言甫下飛機就趕去舊物市場和古董店已成了兩人的旅遊模式,大型商場和名店並非他們的目的地。

Nathan 和 Bella 每次到異地外遊都精挑細選,將遇見的好物都帶回來,形成眼前這個收藏「寫真」和「雜貨」的選物店。店內置中的長木枱上擺放著林林總總的懷舊杯碟,兩旁層架和玻璃櫃上就有各類黑膠唱片、復古首飾、小擺設、手袋、舊玩具,排列有序,每件物件上也有時間的痕跡。

「懷舊」、「復古」讓不少人連繫老土落後、被時代淘汰,但 Nathan 和 Bella 卻認為物件經歷了漫長歲月的洗鍊,愈沉澱出味道,小小的瑕疵反而是獨特之處,有著一種低調沉穩的存在感。經歷時代變遷,舊物的設計不失優秀,更能從中發現出意想不到的細節,永恆如新。

要在店內過千件舊物中選出最珍貴的一件,Nathan 毫不猶豫的選了一部二手菲林相機 Pentax SL,他就:「從手持相機位置和快門的「露銅」程度可以知道它被上一手的主人使用了一段長時間,我用它來拍照時,感覺很實在。」Nathan 認為物件擁有靈魂,隨着使用時間推移而變得更耐看、更有價值,珍而藏之。

Bella 喜歡懷舊的杯碟餐皿,具年代感的刻花和細節精緻罕見,而當中的粗糙和不完美有別於現今量產的倒模產品,例如玻璃的氣泡、金屬的鏽蝕亦是一種缺憾美。即使以相同的價錢可買到最新的產品,Bella 亦為舊物著迷,愛不釋手。

Nathan 和 Bella 也深信舊物雖然殘破,但絕非垃圾,透過重新賦予實用性,將舊物的生命延續下去,在數十年前至今時今日,它都能發揮應有的功能。即使有些舊物買回來的時候已經有一定的損耗,甚至不能使用,例如店裡的點唱機、酒吧鐘、梳化椅,Nathan 亦願意花上數個月去維修翻新。Nathan 說:「香港這個城市急速,一瞬即逝,希望生活能放慢一點,慢慢去維修一些東西,慢慢去記錄一些回憶,記錄一些我喜歡的物品。」

Nathan 和 Bella 並非將寫真雜貨店視為一盤賺錢的生意,反而是把這間小店當作收集興趣與珍藏的地方。他們以採購自己喜歡而獨特的物件為原則,呈現出來屬於他們的風格,不刻意迎合市場的潮流,店裡更有只供觀賞的非賣品。

Bella 說:「我們不喜歡追趕潮流是因為我們懶惰,因為潮流變得太快,追趕潮流是一件很累很累的事。」因此兩人以隨心形式經營,主要透過週末的市集擺攤來宣傳寫真雜貨店,又會鼓勵客人預約赴店,樂於親身分享每一件舊物件的歷史和價值,讓更多人認識和欣賞那些被遺忘的物件。

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流水作業式的生產和快速時尚的潮流底下,非主流的商店生存空間已非常狹小,經營復古小店就更加艱難。Bella 受到地道冰室老闆所啟發,他們透過陳設裝潢去仿效從前的冰室,營造懷舊氣氛,將舊時代的生活面貌承傳下去。她說:「每一個年代也會有人喜歡懷舊,雖然它不是主流,但總會吸引到一部份人留意和喜歡。」在任何年代也有人偏愛回顧昔日的歲月和保存過去的記憶,復古風格是一種歷久不衰小眾品味。

當大眾搶先到中環、銅鑼灣的潮流名店入手時下最火熱、最高檔次的產品之際,Nathan 和 Bella 卻藏身於工廈,透過古董選物和分享,令從前的文化和風格得以復現。蒞臨寫真集雜店,室內瀰漫復古的味道和老舊的氣息,彷彿時光倒流數十年。當手提式黑膠碟機響起一首 Wonderful Tonight,頃刻沉醉在昔日浪漫的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