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89民運令張寶華立志成為記者,哪怕傳媒工作勞碌奔波,奉上青春賠上健康,也要還原新聞真相。離開新聞界,於商界重新出發,由捍衛公眾利益到維持公司的絕對利益,Sharon的初心仍然不變,再苦再累,也拒絕當豪門籠中鳥,為的,就是一口無拘無束的自由空氣。

為了彰顯公義,她成為新聞記者;為了自由空氣,她寧願努力工作自給自足,也不甘心當籠中鳥金絲雀。張寶華就是要告訴你,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便宜事,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裡,每個人都需要努力付出。靠別人不如靠自己,畢竟最後可以保障你的,只有你自己。

公主王子的童話故事,沒有在張寶華的思想中出現過。自小被媽媽灌輸女人要自給自足的概念,就算身邊朋友嫁入豪門,過著人人羨慕的金絲雀生活,她不想也不恨。「有錢太太生活富足無憂無慮,其實有苦自知。無時無刻看老公面色,與朋友外出都提心吊膽怕老公不滿,我不能接受生活沒有基本的自由」。長期飯票帶來的榮華富貴,也不及自由來得滿足與幸福,「每人也要為生活付出,我選擇辛苦工作去換取自由,靠別人去保障你一生豐衣足食,其實最沒有保障」。就是一份對自由的渴望,讓Sharon於新聞界打滾11年。

新聞工作令Sharon變得硬朗又硬淨,不過再硬橋硬馬的訓練,也敵不過心理問題。離開傳媒行業,轉戰商界為林建岳打工,商業社會的人際關係讓本來開朗率直的她患上抑鬱症。「肚屙、手震、心震,甚至感覺整個辦公環境都在震。抗抑鬱藥物治標不治本,我是靠達賴喇嘛的書及一套明朝歷史書讓自己釋懷,平復我憎恨與憤怒。」雖然飽受抑鬱症煎熬 4 年,但卻令她得到前所未有的同理心,「當你永遠開心成功,是不會理解別人的痛苦,情緒問題對我的最大改變,是我對別人的痛苦變得比較敏感。」學會體諒,下一步想自己能變得善解人意。在Sharon眼中,很多在位的當權者,只會用權力駕馭一切,缺少對人的敏感度。「權力容易令人失去人性,有權力不一定要用盡,很多老闆與上司就是不懂得善解人意。」

擁有個人事業,靠自己得到優越生活,Sharon 絕對是成功的 Girl Boss。她的成功方程式,是目標明確、個人努力與命運際遇的結合之外,還有另一個元素:管好自己。「你可以選擇無所事事過日子,但你永遠不會長進。對自己沒有要求,永遠不能成功。簡單如減肥,不管好飲食努力運動,縱容自己,怎能瘦下來?」要時刻對自己嚴謹,談何容易?正修讀藝術課程的 Sharon,要同時兼顧工作與學業,少一點自制能力也難以堅持,「朋友去消遣玩樂時,我寧可在家畫畫。我沒有繪畫的基礎訓練,只能盡力而為去畫,努力過後,結果往往可以令自己與別人驚喜。」勤有功戲無益,把時間精神都集中於繪畫之上,讓她的第二個個人畫展「一點點的美好」如今順利舉行。眼看牆上出自自己手筆的作品,Sharon 那種充滿熱情的堅定眼神,與當年於電視報導新聞的記者張寶華一模一樣。

對自己嚴謹,對員工卻縱容。曾經是別人上司多年的 Sharon,坦言當時自己是典型打工仔最討厭的上司,挑釁、麻煩、事無大小都要管,結果物極必反,換來一團糟的人際關係。現在作為老闆,心態180度轉變,面對年輕員工,她學會放手並給予最大自由度,只要做好份內事,就算罷工參與社會運動,她也支持。也許,現在的香港與年青人,就是需要一個明白事理、會聆聽且體恤的 Girl Boss。高高在上的極權,往往只會換來更強的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