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XPAT
LIFESTYLE

水原希子聲援被性侵女模:模特兒不是東西,女性也不是性玩具

7 months ago

反性騷擾和性侵運動「#MeToo」從上年的荷里活性侵事件,一直由歐美影視圈蔓延全球,各國受害女性相繼發聲。同一個「#MeToo」活動,但亞洲的反應卻比歐美的快速蔓延更緩慢、更冷淡,這反應了什麽?「#MeToo」風吹到印度的時候,除了得到 28 歲女星 Sri Reddy 憤怒抗議,還得到不少印度女權人士關注性侵議題;事件還引致一名印度大學教授被指控,引發學生公憤,集體遊行抗議。那麽發展成熟的日本呢?反而沒有太大的迴響。

荷里活明星齊齊穿黑色支持「#MeToo」活動

日本最近就掀起了一股對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的控訴。本為荒木經惟的靈感繆思模特兒 KaoRi,經理大概十五年的合作,發表文章《這些知識,真的是正確的嗎?》,最終為自己的不公平對待發聲。KaoRi 為荒木經惟作品中最為人熟悉的模特兒,唯獨 KaoRi 在荒木經惟成名後因沒有簽訂合約而一分一毛也沒有收到,後來更被突然解雇;更因為與荒木經惟的合作而被行内其他攝影師歧視,被視為「放蕩的女人」。論情色攝影的本質有否侵犯被攝者,攝影師荒木經惟的便覺得「拍照就是性愛,相機就是性器」,顯然暴露了被拍者的角色和「功能」,猶如美國女權文學作家 Susan Sontag 與《On Photography》主張的論説:被暴力强逼審視,成為欲望的本體。雖然藝術人文本來就藏著這些千絲萬縷的權力關係,但即使情色藝術得不到認同,權利和保障也不應該因此被忽視和剝削。

KaoRi 為情色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御用繆斯
情色攝影大師荒木經惟

當日本反應冷淡、不少人反指 KaoRi 不潔身自愛的時候,水原希子公開聲援,前幾天於 Instagram 公開年前與攝影師合作的不愉快經歷,對 KaoRi 文章有這樣的回應:「KaoRi 很痛苦,我只能想像她真的痛苦了很久,我感謝妳勇敢地分享這個故事。無論男女請為這個行業的年輕模特發聲,模特不是一個物品,女性也不是性工具。」同時公開了初入行時被要求拍全裸廣告平面照,已向攝影師表明不希望被陌生人觀看裸體,但攝影師卻找來 20 名男性高層以「監督」之名集體觀看。

由荒木經惟執掌拍攝、水原希子當模特兒的 Supreme X 荒木經惟聯乘服裝系列

根據《美聯社》的報道,很多日本女性即使受到性騷擾與性侵害,應為害怕被標籤和其實而寧願默默承受而不向外求救。在父權當道的風氣下勇敢説出事實的,會被質疑是「自己攞嚟」,求救反被指控,甚至女性也會批判受害女性,社會過於冷感就倒不如自己於心底裏解決。

「#MeToo」遊行

身為發展成熟的國家,還是逃不出傳統的性別不公的社會氣氛。以為日本至少還有女性專用的車卡,其實不差?設置女性專用車卡,是承認和關注女性被性騷擾的行動,但同時也是家庭式的消極保護措施:一旦在其他車廂同樣遭到鹹豬手侵犯,別人一句「那為什麽不到女性專用車卡去」反駁,思想上顯得沒什麽大躍進,女人只能躲進專用車廂求得安寧;等同香港增設關愛座,不能與公民教育同步還是注定失敗,落為沒建設性的表面敬老功夫。要預防鹹豬手,還是要在思想上積極鼓勵包容女性受害者表達意見,賦予足夠的重視和尊重,主動改變和檢討防止性暴力、性別平等教育,保護主義過於消極,要求女性受害者配合和適應「係咁架啦」都不是公平的做法。反思香港,多年前的「閃卡事件」和種種明星被偷拍換衣服、走光等等的新聞,先不理明星是否刻意「搏上位」,這樣的「被動地看和分享」同樣是暴力的一種,無形中加强對同類事件的認同和接受;香港近年來多了遊行,比如是「SlutWalk」,銳意提高對女性被性騷擾和性侵的關注度,感覺有此社會大事有心無力,其實多賦予一份支持,少一點網絡審判,已經十分足夠。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